life (7).jpg


才短短的做沒半年 我已經對工作這回事充滿了厭倦
每天只帶者疲倦的身體上班心其實是不甘願的
日復一日的讓我更覺得很悲哀很想哭
不是工作給的壓力 而是為什麼我連這點事情都無法好好勝任
窩曩的是我居然連離職的藉口都想好了
 
而我的身體每天都會帶來給我驚喜 不是發燒就是疼痛
都不好意思再跟身邊的人開口說起我的不舒服
總覺得換來的是「又來了。」這個字眼
雖然大家都沉默不說 我還是能清楚的感覺到

有時候感覺活者跟死沒兩樣 
就像行屍走肉一樣承受者身體與心裡給的禮物
很難用開朗微笑去釋懷這一切
但還是要去接受,不是嗎…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好心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